Carsic

【疑犯追踪/POI】【肖根】Bad Bad Girl(完结)

沧海轻舟:

上清破云:



短篇。如果说平常人有七年之痒,那么Root这种大脑转速超越常人数倍的病态高智商有的大概就是七分钟之痒。








*




文/上清破云
专栏: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854614 文文都丢在这里,(*/ω\*)求戳个作者收藏好吗~

**




Root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扣上了内衣搭扣,光裸着的左脚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丝质薄被随着她的动作从床边滑了下来,丝绸细节处精致繁复的花纹显出了它不菲的价格,Finch从不亏待女士,就算是犯人女士也一样,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最好的。




 




不过她的主人却不太在意这个,Root看着掉在地上蜷成一团可怜兮兮的被子,歪头想了两秒,把搭在床上的右腿也放了下来,决定不穿鞋了。




 




她刚刚享受了一场棒极了的性爱,虽然Shaw——她的特工对象是个雏儿,学习能力十足却没什么经验,但她的火辣程度足以弥补这些微不足道的小细节,她们在这方面一拍即合,干柴烈火,Root凭借着仅剩的、模糊的除了自己的尖叫之外的印象给雏儿士兵打个八十分。




 




嗯,七十九分给那张漂亮脸蛋。




 




Shaw不在床上,床的另一边整洁的干脆利落,不过这对她们这对怪异情侣来说很正常,事后温存这种事一向和她们无关,除非世界毁灭,不然她们对于用枪射穿对方的脑袋的热爱永远都会大于坐在床上对讲情话。




 




Root连衣服都懒得穿,踩着轻巧的脚步走到了门前,轻而易举地撬开了Finch的锁,Finch本来也不指望这一把把小小的锁能起作用,能关住Root的从来不是锁,是人。




 




图书馆里很安静,Finch和Reese一起去出任务了,但负责坐镇图书馆通讯的家伙却无比的漫不经心,无线电耳机被随意丢在了桌上,和一堆零食混杂在一起。




 




而它的主人——Shaw正坐在沙发上,抱着爆米花看一部恐怖电影,电视屏幕上血肉横飞,起此彼伏的尖叫声几乎能划破人的耳膜,而Shaw的神色却十分平静,她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深棕色的卷发松散地在脑后扎了个结,靠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难得地慵懒和平。




 




Root光着脚站在地面上,看着她的恋人,感到了奇妙的平静,和汹涌而来的失望,她在那一刻发觉了Shaw的平庸,她在Shaw拿着枪指着她的动脉的时候明明总能兴奋到战栗,感觉自己对对方迷恋到了骨子里——而现在这样的Shaw,这样和平的,和普通女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剧的Shaw……令她无法克制地感觉到了乏味与无聊。




 




Boring。Boring。Boring。




 




Shaw在这时回过了头,Root冲着她甜美的微笑着,心中却翻滚起了微妙的压抑与厌恶情绪,那像是蜘蛛网一样勒住了她的心,令她窒息似的不适,于是她的笑容更加甜蜜,像是完全沉浸于爱河的少女一般:“嘿,亲爱的,下午好。”




 




“下午好。”Shaw随意回应道,神色冷淡地将视线移回电视机,用手摸出了另一颗爆米花,塞进了口中。




 




Boring。Boring。




 




Root坐在了她的身边,忽然抬手握住了Shaw拿过爆米花的那只手——Shaw本可以轻易躲开,她对Root从来也没有放下过戒心,但她却没有动,任凭Root扣紧了自己的手,纤长的手指搭上自己的手腕。




 




Shaw微微挑了挑眉,而Root回望着她。




 




那个女人棕眼睛中流淌着暗色的光华,迷人的,浑浊的色彩,她将唇贴上了Shaw有些冰冷的手指,舔干净了她指尖上的糖霜。




 




“亲爱的Shaw。”她柔软的红唇轻轻地抵在Shaw的透明的指甲上,以这样的话作为与她的恋人对话的开场白。




 




Shaw歪了歪头表示听到。




 




Root看了一眼电视机屏幕,语气带着些委屈:“我以为我的魅力至少能够比得上《电锯惊魂》,你不该为了它丢下我。”




 




Shaw眯了一下眼睛,没有抽回在对方手里手,用另一只手拎出了一颗爆米花:“所以?”




 




Root甜蜜地笑了起来,几乎笑弯了眼角,然后兴致勃勃地把她推倒在了沙发上,骑跨在了她的腰上,光裸的肌肤贴在了Shaw的大腿上,有些烫,凌乱的棕色卷发几乎掩盖住了Root的表情,只能够看见她浅粉的唇中缓缓吐出的字眼:“嗯,所以我想在这里做……”她笑眯眯地弯下腰,好像在说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声音柔软又沙哑,仿佛浸了糖霜一般,“我想上你。”




 




Shaw考虑了几秒对方两句话之间的逻辑关系,然后干脆利落地放弃了,抬起手微微撩开了对方凌乱的刘海,看着对方水润的大眼睛:“你在想什么?”




 




“嗯,你猜一猜?”




 




“想往我的脑袋上开一个洞。”Shaw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对方的下巴,另一只手扔开了Root从沙发缝隙里摸出来的电击枪。




 




“下次偷袭的时候,别做太多多余的动作。”Shaw看起来并没有太过生气,或者她已经习惯了Root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举动,她的语气平板,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Root揉着酸软的手腕,扁了扁嘴,好像突然觉得无趣一般放松了力气,趴在了Shaw的身上,光裸的肩膀蹭进了Shaw的怀里,她亲昵地用指尖在对方深邃的锁骨处描绘着什么,回答了对方的上个问题:“……没想什么。”




 




她的指尖微微一用力,指甲陷入对方的皮肤,在对方的锁骨位置划了个小小的十字架,她将下巴蹭到了Shaw的肩膀上,语调甜蜜的仿佛在说着爱语:“……Shaw,我们分手吧。”




 




Shaw搁在对方腰际的手停顿了几秒,稍稍一用力,就将二人调了个位置,将没穿衣服的小黑客轻松地丢进了沙发的角落里,Shaw转头看着茶几上的爆米花纸桶,它不自然地倾倒在一侧,圆滚滚的爆米花洒落了一地毯,看起来十分可怜。




 




不用问都知道是谁做的,Shaw瞪了Root一眼,对方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这个病态狂,一边在飞她一边还要嫉妒兮兮地踹掉她喜欢的食物,Shaw拿着空空如也的爆米花纸桶站了起来:“我们有在一起过?”




 




Root放松了身体,自然而然地陷入了柔软的沙发深处,明明脸上是觉得无聊的表情,语调还非要刻意拖得又长又委屈:“好无情,我以为你会更伤心一点,你不爱我吗?”




 




Shaw懒得理她,走向了厨房的方向,把纸桶随意丢进了垃圾桶里。




 




Root抱着靠枕软软地陷在了沙发里:“嘿,你还没回答我呢,我可不可以上你?”




 




Shaw连头都没回,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盒披萨扔进微波炉,一边语气淡淡说道:“你打不过我。”




 




“你爱我。”




 




Shaw回头笑了一下:“你猜一猜?”




 




被遗忘了许久的无线电耳机里传来Finch平板的声音:“两位女士,无意冒犯,我只是想要提醒一句,请务必不要在我的沙发上进行些不恰当的行为,还有,争论某些话题的时候,关掉无线电也没关系。”




 




***




 




Root因为断绝了那段与Shaw乏味的关系而短暂地愉悦了一阵,但在这件事为她带来的麻醉性的大脑皮层亢奋褪去后,一切又回到了无聊的状态。




 




而她的心情更加烦躁了起来,因为她发现从分手那天开始,Shaw就再也没和她说过话。




 




Shaw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需要和她说话,不过似乎确实是这样,Shaw本来就是很不爱说话的类型,每天只要保持与食物与小熊的最低层次交流就完全足够,和Root的对话,本来就是完全不需要的、可剔除的。




 




她们的关系只是回到了原本的轨道上而已,做做任务,找找敌人的麻烦,救一救平凡到根本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们,然后回家睡觉。




 




但Root却觉得更无聊了,之前的无聊还可以忍受,但这一次却连坚持一秒钟都做不到。




 




Boring。Boring。Boring。




 




Finch开口:“Root,我想我必须提醒你收敛一些,你今天已经来来回回黑了五.角大楼十次,毁了上百台计算机,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剥夺你碰网线的权利了。”




 




Root给了他一个甜笑,指尖轻巧地敲下回车键:“是十一次。”




 




***




 




Finch忍无可忍地断了Root的电源,顺带没收了她的所有电子设备,当Finch认真地不让一个人找到一样东西的时候,那就真的没人能够找到了。




 




Shaw挖了一大勺冰淇淋,看着Root坐在沙发上咬着指甲,眼中头一次出现了怒火,她面无表情地挖了另一勺,说起来,奥利奥味的真的不错,下次可以多买两桶。




 




***




 




……看起来没有下一次了,Shaw打开冰箱的时候,发现她的冰淇淋桶被挖了个干净,真的很干净,一点边角都没有放过,全都送在了水槽里。




 




Shaw看了Root一眼,对方捧着一本书,修长白皙的双腿交叉着,对着她眨了一下眼睛。




 




Shaw没说话,拿着摆在冰淇淋旁边的牛奶就离开了。




 




Root觉得心情更加焦躁,按照往常的状况如果Root弄掉了Shaw的食物,Shaw应该怒火冲天地过来把她按在随便书桌或者什么地方然后和她争吵理论,而理论着理论着,她们就会做起一些和食物没什么关系的事情。




 




而现在什么都没有,没有眼神接触,没有争吵,更没有令人战栗的亲吻做爱。




 




只是因为她们分手了吗?Root砰一声合上了书。




 




于是下一回当Shaw打开冰箱的时候,连牛奶都找不到了。




 




***




 




不说话归不说话,她们的组合依旧强到逆天,Finch看着战斗力爆表的两位姑娘,深刻觉得自己可以提前和Reese退休养老。




 




Root依旧不停地说着话,Shaw依旧一句都没理会。




 




这本来是个和往常一样的任务才对,但这一回,却出现了一点点的不同。




 




是因为她们的拯救的对象,一个和Shaw的前任搭档长相有几分相像的男人,Alan。




 




Alan看起来感激得不得了,语气激动地说:“谢谢你们,Shaw,Root。”然后他对Shaw伸出了左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尤其是你的那一枪,救了我的命。”




 




Shaw面无表情地静静地看了男人几眼,然后同样伸出了手。




 




Root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们一起合作了这么久,Shaw几乎没对任务对象有过任何回应,更不要说握、手!




 




“谢谢。”Alan开朗地笑了起来,“我是说……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以表感谢什么的。”




 




Shaw破天荒地态度平和,甚至还弯了弯唇:“不了,因为我想你很快会后悔。”




 




***




 




Shaw的后悔指的是自己并不是Alan想象中的类型,从任何方面来说都不是个良好的约会对象,对方和自己喝酒一定会失望后悔,但她没想到的是,Alan真的很后悔,各种意义上的。




 




因为自从他被那群神秘的家伙拯救之后,他就过上了比过去还倒霉的日子,比如洗澡永远没热水,家里的灯一天灭十回,开会的时候自己的PPT里突然播放起了同志色情电影,约会的时候去上个厕所回来就被对方甩了一巴掌。




 




Finch严肃地警告了Root:“我个人十分不提倡这样的报复行为。”




 




“你的规定是不允许杀人。”Root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黑进了Alan的手机,给他的所有同事们都发了一夜情邀请的短信。




 




***




 




Shaw打开冰箱,一百零一次发现自己的所有零食不翼而飞,她觉得她应该和Root谈谈,但Root不在图书馆,Finch也不见了。




 




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太对。




 




***




 




最终Root还是决定稍微破坏一下Finch不准杀人的规定,她想他是不会发现的,Reese不在家,她给Finch下了足够他睡一整天的药量,然后把他塞到了后尾箱里。




 




Root无意找Finch的麻烦,她只是无法忍受了而已,不过杀掉Alan也没有什么关系,那对她来说,就像倒掉Shaw喜欢的那些零食一样简单。




 




她不喜欢Shaw喜欢着的所有东西,零食,宠物,男人,女人,一切,也不喜欢不再喜欢她的Shaw,她感到愤怒,焦躁,内心的空洞无聊疯狂滋长到了极致。




 




——她很想念Shaw。




 




Root觉得她急需找些事情来做来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在做掉Shaw和Alan之间选择了后者,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但并不是难以抉择的大问题。




 




她看着Alan,这个他们过去的保护目标在她的枪口下抖得就像个蠢货。




 




Alan在求饶,Root却什么也没听进去,她看着这个男人想,他有什么好,脑子蠢,行动力又低,明明是个男人却还需要靠人保护。




 




但是她又想,虽然他哪里都不好,Shaw却愿意对他微笑。




 




那让她感到更加的愤怒,她简直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家伙从世界上彻底消除,最好连尸体也深埋海底,把所有曾经存在的痕迹都一同抹去。




 




她不能让Shaw再想起他。




 




万一,万一,Shaw以后爱上他了怎么办。




 




这个想法勒紧了Root的心脏,令她瞬间变得恐惧,她扣着扳机的指尖都开始颤抖。




 




Shaw不会再爱她,她要去爱别人了。




 




Alan看Root颤动的双手,误以为对方是心软了,赶紧讨饶道:“Root,你冷静一下,别开枪好吗?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他的声音稍微拉回了一些Root的注意力,她看着Alan,以一种微妙的,有些惊慌呆滞的神情。




 




Alan一点也不明白,拿着枪指着自己脑袋掌握着百分之百生杀大权的人根本就是她,为什么又会露出这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惊慌不安表情。




 




Root眨了眨眼睛,才终于回过神来,所有真实的情绪全都如同抽丝般从她的眼里消失了,她重新变得温柔而优雅起来,她轻声耐心地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完全不在乎你的性命,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有一点想她,我,我只是……不太明白应该怎么做。”她低下了头,眼睫毛轻颤的像蝴蝶,有那么瞬间给人一种孩子似的茫然与不知所措的错觉,但她很快抬起了头,望着Alan,微微弯起了唇,她的语调天真温柔,却冰冷的令人胆颤心惊,“但我知道,Shaw不可以爱别人。”




 




她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砰——”




 




Shaw在最后一刻冲进房间打偏了Root的枪,将Root按在了地上,然后回头用眼神让Alan三秒内滚蛋,Alan魂飞魄散地向门口跑去。




 




Root盯着对方愣了几秒钟,然后微微笑了起来,她的茫然不安与错位感在Shaw望向她的一瞬间通通都消失了,她感觉到心脏位置温暖地缩紧,溢出了酸涩又满足的情绪,仿佛Shaw看她一眼,就让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之上。




 




她天性凉薄又糟糕,总是不断循环往复地对眼前这个叫做Sameen Shaw的人感到腻烦至极,了无兴致,连心都降到了冰点,但却又永远无法阻止浑身上下的每一滴血液每一条血管在寂静数秒之后再次重新一万零一次因为对方而疯狂迸溅颤动,她仿佛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死循环之中,而那循环的尽头从来只有一个人。




 




Sameen,Sameen ,Sameen。




 




血液滚动燃烧的声音仿佛淹没了心脏令Root无法思考除了Shaw之外的其他。




 




我的。她想,我的。




 




Shaw望着Root,她的膝盖还毫不留情地碾在她的腹部,对方应该很痛,但Root却只是心满意足地看着Shaw,语气轻得小心翼翼,像是怕吓跑了她一样:“HI,Sameen,好久不见。”




 




“……”Shaw无视了她的话,“Finch呢?”




 




Root一直在笑,好像对现在这个状况怀念的不得了:“后尾箱里,他没事的,我给他留了通风的缝隙。”




 




Shaw起身就想离开,却被Root死死抓住了手腕,她用的力气很大,连尖锐的指甲都抠了进来,她甩开她的手:“你到底想玩什么?说分手的是你吧?”




 




“是我。”Root用湿润的棕眼睛看着她,语气任性妄为到了极致,她抬手环住了Shaw的脖子,把自己埋在了对方的怀里,“但你不能答应我,你不应该答应我。”




 




“你是我的,所以你应该想要我。”Root说,用的是陈述句,却藏着一种令人不由自主地觉得楚楚可怜的委屈语调,像是浸在掺了毒药的蜜糖苹果里,又甜又毒,“你思念我。”




 




“你爱我。”




 




——她在说,‘我想要你,我思念你,我爱你。’




 




Shaw沉默地望着她几秒,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她低下头,吻了吻她怀中甜蜜的毒苹果。





-END-

如果说平常人有七年之痒,那么Root这种大脑转速超越常人数倍的病态高智商有的大概就是七分钟之痒。但即使她对Shaw腻烦一万次,大概也会一万零一次地重新爱上她XDD。


评论

热度(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