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sic

【翻译】St.Resse

终于找到了这篇
悄悄在一起不告诉爸爸的肖根

Ricass:

原作者:mother_finch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35701?view_adult=true




授权:不要脸地找@真月镜威要了授权 然而顺便抱了一篇长得吓人累人 




不负责任概要:圣诞老人叔给别扭同事煲心灵鸡汤,哪想同事早已搅和在一起




译者的屁话:第一次翻译觉得自己的表述能力是被狗吃了。心理活动照旧下划线。叔真是好人,好人有好报呀嘤嘤嘤 为什么写了那么长是我的问题吗




 




————————————————————




John坐在地铁站的某个遥远角落,阴影将他很好隐藏,那些黑暗甚至把他一点点地吸入直至成为墙壁的一部分。现在只有他的眼白,因为几尺外黄色灯光的投射从而变得清晰可见。在每一次的眨眼里,他消隐着成为虚无。




他所处的古怪位置于他而言是没有什么秘密原因的,只是头部跳突的疼痛和过分拥挤混乱的思绪带领他来到这里。他将手肘放置在大腿的最高位置,双手捧起前额,闭上眼,放任自己消散在空气里。




他本可以让思绪在这空荡的黑黢里飘荡,发动机的亮光在其发出的飕飕声里同他的轻轻的呼吸混合于一物。如果不是那些想法的重量把他拽入深渊,他或许还可以在这片刻欺骗自己说——他在那里。




 




他又想起了Joss还有Jessica Arndt。都是他的错,尽管是不同的原因。他依旧记得在他第二次入伍之时离开了Jesscia,只因发现任何的情感都会将他变得脆弱。我想我很愿意成为反社会,这个念头的偶尔闪现总会让他轻笑一小番,因为承载这些深埋在心的情感,这些如同无法抗拒的潮水一般的情感,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崩溃。还有该死的我是如此接近。对方发色的清亮,笑靥的耀目他都仍旧可以描绘出来,当然还有那些足以让任何艰难的日夜消融的笑声。只要他闭上双眼,他就能看到她的面容,他竟是这般深深地怀念着。




那些关于Jesscia的想法摇曳着熄灭,紧接着Detective Joss Carter的一切显露出来。他可以目睹对方棕褐色的面容以及上面时刻带有探究意味的双眸,还有她在说着“我可以帮你,也可以把这些交给你处理。”的神态。他感觉到自己的笑容拉扯了嘴唇,放出了一个近乎满意意味的叹息。关于她的记忆填补了他周围的黑暗,甚至得以让他几乎可以闻到对方的香水味,在身侧聆听着她的呼吸。




“我想我应该为此感谢你。”她的声音降临至John的耳中,带着一种刻薄但却满含善意的幽默。他想睁开眼,因为对方的存在感实在太过真实,令他发誓她一定就站在那里。可他还是闭着眼。




“感谢我什么?”他问道。出口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台古旧的收音机发出的劈啪声。他听起来累极了,而他也正是这般感受的。




“感谢把我从上帝那里带出来到可以与你聊天的地方。”她无礼地说着,尽管有那么些笑意包裹在她的声音里。他可以想象那些微笑还有她眼里闪烁的微光,最后又强迫自己让这些画面消失不见。




“你想要试图摆脱上帝不是我的错。”他回答道。




“我不是那个逃避的人。”她反驳道。




脚步声回响于地铁站内,John睁开了眼,本能地扫视着所处的空间。在这一刻,关于Carter的记忆消失无踪。空气更加冰冷了,刚才那些包围着他的熟悉情景就这么了无痕迹地消失不见了。他无声地叹息着,厌倦的眼神注视着Shaw和Root走向Harold的电脑桌。




“我们又回来这是为了什么?”Shaw一边问着,身体一边靠在电脑桌上,双手交叠胸前。Root在椅子上方弯着腰,手指专业地在键盘上翻飞。




“只是为了来取份文件……”她回应着,眼睛在屏幕上快速浏览,因为专注她的头不由地往下低了低,“……然后我们就该上路了。你有闪盘吗?”




Shaw在夹克口袋里摸索着,她的头发在她抬头之前如同帘幕一般在脸颊一侧倾斜下来,她把那小小的闪盘递给了Root。Root接过,把它插入了电脑侧面的端口,然后让自己的注视偷偷溜上了Shaw。就算是落脚处有几码远,John还是可以辨认出她在凝视Shaw时眼里的那些汹涌难耐的爱慕。Shaw用脚轻拍着地面,遥遥地直视远处的墙体,没有丝毫察觉。




Root眼睛里有火花跃过,就像刚刚有人点燃了她眼睛里蜡烛的烛芯,一种微妙的、半笑似的神情停在了她脸上。不要这么做。John如是想着,他摇着头,诙谐与难以置信的想法随着他的摇头显露。不管是什么,千万不要那么做。他看起来像是已经目睹过很多次了,而且完全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电脑屏幕上文件的图标飞驰着闪过,绿色的进度条缓慢地填满了屏幕,Root伸出了手,将Shaw脸颊那侧头发荡成的幕布别到了对方的耳后,可Root仅仅只是移动了一厘米,Shaw的手就环绕上了她的手腕,明显地用力翻转着。John看见Root的眼里闪露了一瞬的疼痛。我都跟你说了什么?正如他预测的那样。




Shaw转过了头,不客气的神情展现在眼里,唇瓣轻启间冷笑一番,她的手依然把Root的手控制在离自己脸只有毫发之宽的地方。Root努力地保持自己脸上的笑,但嘴角的弧度总是持续地偏向Shaw,正如她之前那般深情地凝视Shaw一样。最后Shaw将Root的手甩开,偏过她的头,甚至还威胁性地盯着对方。




“不要…再做那样的事。”她吐出这些带着慌乱的单词,脸颊蒙上了一种深红。她的眼神下落在Root的手腕处又马上移开,眼神在抱歉的情态里柔化了些许,但若是让她说出那句抱歉,她宁愿就此去死。然而属于Shaw的强劲怒视又在Root继续话题的片刻后再度显现。




“为什么不?”她轻声低语着向前迈了一步,更加靠近Shaw。乖戾的笑在Shaw的唇间跳舞,Shaw同样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与此同时眼里描绘了致命性的神情。John可以看清Shaw脸上的戏谑神色还有总体上放松的肌肉,然后不可抑制地默默笑了出来。她就和Root一样,以她自己的方式。




“因为下一次,我绝对会伤到你。”Shaw陈述着,听起来就像是她喜欢给人带去痛苦一般。她的嗓音低沉着还含带致命的危险,警告着Root她是在刀尖上行走——一定要走得十分小心——尽管同时她的微笑就像是一封认同Root继续下去的邀请函。




“说得像你真的可以伤害我一样。”Root带着嘲讽,得意地笑着撤回了自己的身子。Shaw恼怒地刷下脸。




“你不清楚我究竟擅长这些到了什么地步。”Shaw的怒火明显翻腾,眼睛眯起。




“我一点也不介意去了解。”Root回复道,与此同时扫视着Shaw,那是一种公然的挑衅与欢迎。John伸出食指和拇指按压在眼睛上方,轻轻地摇晃着头,就像这可以让他摆脱他刚刚目击的场景一样。他一半的理智正叫嚣着让他起身,在这个场景演化成别的什么之前离开这里,但他同时也明白现在走出去还不会被质询已经太晚了。




同一时间,Shaw脸色发青,她的耳朵早已烧上红色,面颊看起来就仿佛涂抹了什么色彩,从始至终她的眼睛都是睁开的。她笑出了声,但看起来只是出于某种十足的难以置信。她咳嗽着,强迫自己变回那个坚忍且面无表情的特工,尽管脸上不同寻常的色彩依旧保留。




“你可不可以……拿上东西然后上路?”Shaw坚决地给出了命令,然后将背影留给Root转身走出去。Root十分之愉悦地遵从了这项指令,她把闪盘拔出,跟在Shaw的身后。她的眼神明显地飘忽到了John藏身的角落,凝视了很久,久到John都能认定自己被完全锁定了,可最后她就那么离开了,没有言语。




他松了口气。




他仿若憋了永生的气,贪婪地吞咽着空气。他的肺部一得到满足,大脑便开始更迅速地运转,那些想法在脑子里放大,他的头更疼了。然而他还是成功地驱散走了疼痛,依靠着回想Root和Shaw两人的举动,她们的话语、动作甚至是互相的挑逗。这不一样,他知道,但同时也在思考这俩人是否知道这一点。他想起了Root在Shaw出现时眼里迸射的焰火,想起了Shaw是如何在Root吐出的每个词语间变得温顺。




他的思维飞掠到了Carter和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上。那些Carter的悲剧很可能再度在她们俩任何一人身上重演,而他竟是如此晚地意识到这点,




我不会让这发生她们身上,他那么决定着,眼神坚定了自己的决心,那不应该发生在她们身上。




 




___________If Your Number’s Up________




 




在打电话向Harold询问了Root和Shaw要去哪里后,他跃进了自己的黑色SUV里紧接着发动汽车。一路穿越了匆忙的街道与喧闹的人群,他的头脑开始在思考策略中渐渐清晰。




她们这般小心翼翼已经太久了,他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但他的人生并没能让他找出一个适当的方式去说出来。我需要一个计划,一个计划。他继续开着车,脑袋中筛选着不同的剧本设定,世上所有的的军队训练都不包含这项训练项目。虽然如此,在离目的地还有三个街区的地方,他终于有了完整计划,然后他将车停在了路边开始写下脑内的计划。我花了很久才明白这个道理,他这般告诉自己,而且没有任何理由让我忘记它。




(1)让她们交谈




(2)让她们露出马脚




(3)面对这件事




纸上的内容对他而言不是很多,三行字都仅仅是能构成句子罢了,但他决定了按上面那么做。




正当他转弯进入目的地所处的街区时,他注意到有两个一身黑衣的女人朝自己的方向冲刺而来,她们还时不时掏出枪扭过肩膀去向后射击。他认出了那头棕色卷发,然后马上打滑车子迫使它停下,紧接着开了车门的智能锁,摇下前窗。




“需要搭车吗?”他喊出声,俩人一齐转身朝前跑,Root气喘吁吁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几颗子弹止住追赶者的步伐,Shaw拉开车门,让Root先滑进车里后再挤进了后座。John在Shaw关紧车门前就踩下了油门,三人飞驰在轮胎的尖叫声里。John听见后方传来的怒吼、手枪的开火声以及偶尔有子弹撞击在车子挡泥板上发出的金属响声。




“你们今天又惹毛了谁?”他在车子平稳下来后问道。透过后视镜,John看到两位女士坐在座位上,顶着同样通红的鼻头却有着不同热度的表情。她们尽可能地离得很远,紧贴着靠在自己那一侧的车门上,保持死寂。在一个十字路口,他突然在绿灯的最后几秒来了一个向左的急转弯,引来了其他司机愤怒的鸣笛声,车子在最后甚至是在两个轮子上颠簸着前行。




“Reese,这他妈是怎么回事?”Shaw怒吼道。John则强忍着满足的笑意,他快速地瞥了后视镜一眼,后座上Shaw正在用力从Root身边推离开来,她刚才几乎是坐在Root的身上而后者咧开了嘴好像一直保持着笑容。




“你们刚才应该系上安全带。”他嘟囔着,Shaw听闻后用舌头恼怒地扫过了齿列。




“不管怎样,你在那里做什么?”Root用着交谈的口吻问道,同时开玩笑似地将满溢溺爱的眼神聚焦在Shaw身上,后者回应了一个冷淡的瞪目。




“我很无聊。”John撒着谎变换了车道,“我问Harold你们去了哪,想着说不定可以当个帮手。”他即兴打了个右急转弯,于是他听见Root和Shaw两头相撞时发出的声响,他还听见Shaw发出了一句短促的呻吟。他迅速扭身,Shaw的眼睛看起来红了,但现在俩人都肩靠着肩坐在了后座的中间部位。这样才对。




“再那样做我就把你从驾驶座那拎出来。”Shaw呲牙怒吼,John通过后视镜给了她一个眯眼的表情。时长几分钟的沉寂填满了车厢里的三人,然后John忆起了那张清单。




“你们应该和对方说说话。”他不假思索地说道,打了俩人个措手不及。




“嗯?”Root疑惑地出声,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




“你们俩,应该交流下。我很确信你们有很多要和对方说的。就,假装我不在这儿吧。”




Shaw和Root对视了一眼,之后Root抬起了眼眉。Shaw敷衍式地点着头以示理解,然后将手肘放松地放在中心控制台上,眼神瞄向John。




“你是不是,呃,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们。”她谨慎地问道,John为此瞥了她一眼,然后再把眼神放回到路面上。




“没有,什么也没有。”他用着一种无所忧虑的语气回答着,“那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Root?”Shaw把身体重新陷回后座,像是那些话语在她皮肤上的所到之处都燃起了火焰,眼睛里不由地叫嚣不善的凶意。




“什么?”她问道,激他再复述一遍。在她看起来,Root在自己和John中间显得不安。




“是不是你有什么还没有告诉她的?”他复述并且试图不要泄露自己的谴责意味,“又或者是你想问她什么?”他明确看到Root的脸颊微微的通红。




“你到底在说什么?”Shaw发出愤怒的嘶呼声,John只好轻摇着头颅。




“忘了吗?我并不在这里。”他挥着手,拍打去任何的疑问。Shaw压低肩膀,低垂着头抱臂向后靠,眉头紧蹙。




在后座,Root抄着她那十分自然的笑朝Shaw看了过去,做了口型说道,‘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Shaw撅起嘴唇,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然后简短地回应,‘没有。’




就在那时,Root的手机嗡鸣起来,屏幕上闪过Harold的名字。迅速地解了锁,她低头查看,头发铺散而下遮掩了她的面容,同时也让Shaw没能看见手机屏幕上信息的内容。过了一会儿,Root将垂下的头发别回耳后,一边将手机塞回口袋,一边轻轻地活动了脖颈。




“可以帮我个忙把车停在路边吗?”John听从了,轻松地控制车子滑向路边。Shaw略带疑惑地看着她,后者露出个了近乎是懊悔的微笑。“Harold想要见我,”她解释道,“说是要在大学里。”




车辆在SUV的右侧呼啸而过,不只有一辆车差点撞到后视镜,所以在短暂地等待车流停息未果后,Root放弃了。她从座位上轻微起身,接着优雅地移动身体朝靠人行道那一侧的车门前行。她在Shaw的身体上滑过。在两人交互位置的时候,John望着镜子,可里面除了Root的下半脸外就看不见什么了。这看起来很平淡,但一个快速的、带着笑的表情在Root脸上一跃而起,John也不确定那究竟带有什么含义。




最后Root推开车门下了车,她回过身面对车里的俩人,携带着狡黠的笑,她的视线与Shaw的交汇。她知道她给Shaw留下了什么讯息,并且她表述得非常清晰。




“再见了John,再见了亲爱的。”留下最后一个淘气的诡笑后,她关上车门踏起匆忙的步伐。




时间滴答着流逝了分秒,“膝盖二人组”坐在死寂里,最终Shaw打破了眼前的尴尬。




“医生到底让你接受了什么药物治疗?”她讥讽着同时前倾身体爬到了前座。John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脸上表露出些许的兴趣,可他的眼里还是散发出昏沉的笑意。




“这是我和他间的事情。”他回击道,然后Shaw还了他一个冒犯意味的嘲讽笑容。




“那对我来说,我想我已经什么都告诉她了。”她回复的话语里包裹了一层人为的低迷,她眼神流转看向窗外,手指击打着车门一路游移。




“那不如告诉我你和Root间发生了什么?”Shaw的手指在击打间停顿,肩膀处的肌肉紧绷。然而她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平常,很快她又继续敲打车门,就好似对方的话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她一般。




“和Root?”她问道,语气几乎接近多疑,她局促地笑出了难以置信的意味,让自己保持一种淡漠的态度,“什么也没有。为什么问这个?”她转向John,眼神扫过John的脸试图读出对方问话背后的含义,后者只是耸了耸肩,视线越过挡风玻璃直抵路面。




“看起来你们两个之间……”他酝酿每一字句,“有一些尚未处理的事情。”Shaw沉默片刻,在回答之前好好地让那些单词在她舌尖斟酌一番。




“所有应该提到的事情都说过了。”她是这般告诉John的,驱散后的目光也透过挡风玻璃朝着马路进发。一片沉寂。




“对。”她最后补充了一句,歪曲了原话,“就像我关心他们那些书呆子一样。”John一脸不相信地瞥了Shaw一眼。




“你知道我的意思是什么……”




“真的吗?”她立马还击,愤怒最终打破了沉静的外壳。John深深地凝视Shaw,后者看起来就像是要把自己肢解了一样。最后她向John吐出了一个厌恶的冷笑,将视线移开然后落在了杯子底下压着的皱巴巴的纸张上。发现Shaw来了兴趣,John连忙伸手去够那张纸,但在他的反应只是给Shaw燃起的兴趣之火添上热油。她刷地一声抽出了纸张,将其抚平后大声念出纸上内容。




“第一,让她们交谈;第二,让她们露出马脚;第三,面对这件事。”John抢夺过纸片,可它就那么钩破在Shaw的指尖。他明显地生起气来。




“没有人告诉你应该管好自己就行了吗?”在John的反问句里Shaw紧眯起眼。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清单上的内容,他们的对话因为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变得开放起来。




“那是什么?”John没有回答,“你是试图从谁那里获得信息吗?”她强调着,“在我之外。”




他看起来在笑,像是抖露了Shaw问话的毫无意义,他最后满足地叹了口气以取代脸上的笑意,“你可以那么说。”




Shaw上下齿列轻敲,带着怒气遥望John,在对方将车撤出车流停下后说了句,“难以置信。”




 




__________We’ll Find You__________




“你找出John犯什么毛病了吗?”Root一边问着一边走进了地铁站,她和John的眼神交错。从John的角度开来,对方的脸上依旧带着非常之自然的笑容。




“没有。”Shaw回复的声音因为嘴里的薯片而压低,她的脚步正朝着Harold的电脑台前进,手里还拎着泛着蓝色金属光泽的大包装袋。




“要在Harold的桌上吃吗?”Root以玩笑性质的惊讶语气问着Shaw,得意的微笑掠过她动人的脸庞,“坏女孩。”Shaw瞥向Root,在回应对方之前又塞进了另一篇薯片。




“那他会有什么反应呢?”她反抗性质地问道。




“那样的话我可能会给地铁站制定一个‘禁止饮食’的政策。”Harold恼人的声音在他自阴影处走入地铁站后便莅临她的耳朵。他的目光直射Shaw即将要行走的路径,指明让她移开步伐。下颚的凸挺表现了她的不屑,Shaw离开了Harold的电脑桌朝着地铁车厢走去,Root紧随其后,很快John也加入了她们。




Root坐在Shaw身侧,她把脸轻倚在手臂处,眼里填满了愉悦与倾慕,她的动作让她像是挂在了塑料椅背上。这两位看起来像是在进行无声的交谈,尽管如此,可是在John看来,Root紧闭双唇,Shaw留给Root一个后脑勺,便是一场交谈。他坐到两人对面,整理了自己的夹克外套,目光好奇地在二人间游弋。Root给了他一个真诚且友好的微笑,同一时间里Shaw的眼神就是在恼怒地询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




“只是想和你们一起坐着。”他随意地回应着,向后靠倒在列车座位上,“我真的不弄懂电脑。”他的头向着Harold的方向轻抬,后者敲击键盘的声响在车厢里也清晰可闻。短暂的时光里,尴尬的沉默塞满了车厢,Shaw不安地用舌尖一遍一遍地扫过下排牙齿。




“所以,呃。”John十分艰难地吐出词语来,“国庆节要到了。”两位女士等着他继续说完句子,然而他并没有。




“嗯……”Shaw鼓励对方说完整句话,她侧转头部朝向对方,传递她微微的疑惑。




“你们有什么安排吗?”Root即将说出口的回答被Shaw打断。




“我们之间有谁定过计划吗?”Shaw回答,John点头对此表示了赞同。




“那你有吗?”听完Root的问题后他摇了头。




“我觉得我们需要给他找只宠物。”Shaw说着,但显然基本是对着Root说,“我觉得他很孤独。”




“我并不孤独。”John插话,严肃地看向Shaw而后者还了他一个名为“哦?是这样的吗?”的神色。他抬眉,重申了一遍,“我不孤独。”




“那我们应该给他找个爱好。”Root这般建议,Shaw点头赞同。




“你可以去窃听Harold。”Shaw故作严肃地和他说道,“那通常十分有趣。”




“我有很多兴趣。”John漠然地回应,然后朝着Shaw撇嘴一笑。




“说一个来听听。”




沉默。




他的手机响起,口袋闪出蓝光,他接听了手机并且鄙夷地怒视着Shaw。“发生了什么,Lionel?”他问完后陷入了聆听回答的沉默里,“好,五分钟内我会赶到。”然后挂断了电话。




拱着背部站起身,肩膀因为要看手表上的时间而扭动,“有一个在DetectiveLionel的牛扒餐馆的案子。”他一边陈述一边将手机滑回口袋里。点头示意后,一个人融进了冰天雪地里。




几乎是在John离开的瞬间,Shaw和Root霎时放松下来,却避开了各自眼中的紊流,她们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Root扭头查看,确保John真的离去。与此同时,她们所处的位置足以让Harold的视线被凹陷的列车金属车身阻挡。




“你觉得他知道了吗?”Root把头滑向了Shaw的肩,Shaw摇了摇头。




“没。”Root理解性地点点头,陷入沉思后眼神聚焦在空气中的某点上。她倚靠在Shaw的肩头,另一个疑问溜进了她的脑海。




“我们应该告诉他吗。”Shaw发出了细小却隆隆的笑声,Root的心就那么地跳漏了一拍。从对方的眼角描摹着她的全貌,Shaw轻笑起来。她把十指深深插进对方的指缝内紧紧交叠,然后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冰凉的地铁墙面上。




“不。”
















【哈哈哈哈哈哈哈债真的好多哈哈哈哈哈不用活了真是的





评论

热度(116)

  1. Carsic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找到了这篇悄悄在一起不告诉爸爸的肖根
  2. RiRica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