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sic

Witches (一)

POI百合病社:

noramyw:



“好好利用你的天赋。”




十一岁的Samantha Groves胸口鼓噪着这句话,她咬了咬下唇。




Hanna Frey回头看她,留意到Samantha的神情,她抿笑着伸出一只手。








Samantha摇了摇头,她跟在Hanna身后,走入对角巷。








“Sam, 你紧张吗?我第一回来对角巷采买魔法材料的时候就很紧张,尤其是路上的人都穿着上世纪的大袍子,这感觉很奇怪对吧?”




Hanna Frey轻快地说着话,试图缓解朋友的不适。








“有点。”




Samantha Groves露出一个笑,她在说谎,她一点都不紧张,但最好让Hanna这么认为。




她的思绪仍缠绕在母亲的床上,而Samantha对此羞于启齿。








久病的母亲,冷漠的母亲,头一回把Samantha抱在怀里,让她和自己一起睡觉。




这对Samantha和母亲来说都很陌生,Samantha僵硬着身子,母亲也是一样,但她们相拥着躺在温暖的床上,一整晚。








这是Samantha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比猫头鹰衔来的霍格华兹的录取信价值高得多。




而且她知道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只有一点儿模糊的信息,但母亲告诉了Samantha, 她的父亲是个巫师,一个很有天赋的巫师,在魔法部任职。








“好好利用你的天赋。”




母亲握着Samantha的手,她棕色的眼眸难得的温柔。




Samantha猜她是想起了父亲,母亲爱着父亲。但她是个麻瓜,不懂魔法的麻瓜,而父亲被派到偏远的地方工作,母亲就主动提了分手,在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前。








母亲养大了Samantha, 尽管算不上很称职,但Samantha没什么可抱怨的。








“我们得快点,开学季奥利凡德里人很多,但那儿有最好的魔杖,排长队也值得。”




Hanna Frey, 比Samantha早一年入学霍格华兹的朋友,她快走了几步,示意Samantha跟上,象征赫奇帕奇学院的黄黑相间的围巾尾巴在风中飘来飘去。








Samantha叹了口气,她急急忙忙地穿过人流,忽然被绊了一下。




一个女孩儿抓住了她。








“噢,谢谢。”




Samantha站稳了,她看向女孩儿,被那冷淡的脸色挡了回来。




黑发黑眼,五官也很漂亮,但她看上去很恐怖,倒不是说Samantha害怕这个比她矮一头的孩子,但她熟识这种表情,生活在她周围街区的大一点的孩子也有这种表情。








他们会朝Samantha丢石子,取笑她,Hanna总是让Samantha不要理会他们。




奇怪的是,这个女孩儿扶了Samantha一把。




而且一句话也没说。








站在她旁边的高个男孩儿开了口,他有一双灰蓝色的漂亮眼睛,语气也很温柔,衣服上别着格兰芬多的狮子徽章。




“抱歉,Sam不爱说话,事实上,她今天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过。”








“Sam?快点,我们要排在后面了。”




Hanna挤了过来,她的脚步顿住了,脸忽然红了。




Samantha的目光疑惑地投向那个男孩儿,Hanna认识他?








“Sam?你和我的妹妹的名字一样啊。”




男孩儿笑了起来,Samantha觉得那笑容有点傻,她别过了眼,正看见另一个Sam翻着白眼。




Samantha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对了,我是John Reese,三年级。”




男孩儿自我介绍道,他看向Hanna.








“Hanna Frey, 二年级。”




Hanna的脸色更红了,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你在魁地奇的表现好极了,我,我是你的粉丝。”








Samantha叹了口气,她注意到另一个Sam脚不耐烦地跺了跺,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魔杖店。




Samantha转了转眼珠。








“Wanna go?”




Samantha朝Sam做着口型,她偏了偏头。




Sam凶狠地瞪了她一眼。








哇哦,可以想见她以后会是只可爱的格兰芬多小狮子呢。








Samantha勾起唇角。




她向Sam倾身,极快地扯下对方绣着剑纹的钱袋子跑了。




还挺沉的。








Samantha率先跑进了奥利凡德,她把钱袋子啪的一声扔在老板面前,得意洋洋地朝落后她一步的Sam挑了挑眉。








“那是我的钱。”




Sam总算开口了,她的声音带着沙哑,Samantha觉得很好听。




“小偷。”








“随你怎么说,谁拿到是谁的。”




Samantha笑了,她随意找了根魔杖,朝Sam挥了挥。




一道小型闪电嗖地划过Sam的袍子。








“Oops,看来不是这一根。”




Samantha耸了耸肩膀。








“You wanna play?”




Sam怒气冲冲地说道,她拽过一旁的魔杖,狠狠地朝Samantha挥去。




一个小型火球堪堪在Samantha面前炸开。








“Why not?”




Samantha又抓了一根魔杖。




“只要能让你说话的话。”








TBC


评论

热度(346)

  1. Carsic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