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sic

【翻译】【肖根】Chain Rule (2)

啊啊啊啊啊啊啊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Weytani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T


译者的话:这是我见过最年幼但是依然非常in character而且还隐约印合原剧情的小短篇。基本上就是为了这节才打算翻译的,所以后面的可能也不会翻了,除非哪位高人能在看了第四节后能告诉我怎么翻the daily grind和hump day的双关...




John紧紧捏着折好的纸条,对接下来的行动既期待又紧张。他已经计划了好几周了,对于完成这项任务的最佳方法始终举棋不定。


即使不需要去告诉一个女孩她让你抓心抓肺——好的那种——五年级的生活也已经够麻烦了。


Joss Carter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女生,但是John觉得自己把握还挺大的。他们课后偶尔会一起玩“警察抓小偷”,她是他知道的最棒的警察,但有时她会让他溜掉。这绝对是个好的征兆。


他摆弄着纸条,用它有一下没一下敲着课桌,同时扫视教室。没人在看他,也没人看到他写纸条。这绝对是个好主意。有什么能比直接问在教室另一端的人是否喜欢你更好呢?


那样的话,如果她拒绝,他就可以从窗户爬出去躲在储藏室直到下课铃响起,或者直到那个总是一脸惊恐的清洁工把他拽出来。


 


他和Joss之间隔着三个座位,他现在只需要以爱的名义说服它们的主人配合自己。Lionel,应该没什么问题。自从去年John从几个中学的混蛋手下把他救出来之后,这家伙就算是他最好的朋友了,虽然他们嘴上不会这么说。


Root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麻烦了。在他们七岁的时候,她曾经在午餐时间弄湿他的座位,并且蒙骗他坐了上去,然后再告诉所有人他尿裤子了。他哭着被送回了家,所有人叫了他一个月尿裤子John。


那是他十年人生中黑暗的一天。


如果他能有幸躲过Root无端的戏弄把纸条传过去,Sameen应该能帮他完成任务。她人不坏,不怎么说话,只是相比那些想和她做朋友的人来说,她对大部头的课本更感兴趣。


不过话说回来,Sameen在体育课上相当吓人,而且她经常和Root一起吃午饭,这让John不禁好奇纯粹的邪恶是否会传染。


他向前倾身靠着桌子,假装轻描淡写地打量Joss。她看起来一如既往地全神贯注在Mr. Finch的课上。她的笔在面前的笔记本上飞舞,一行行笔记整整齐齐,John不禁勾画着她在他好容易才传去的纸条上回复的样子。


在他的脑海中,他看到她微笑着画了一个勾,一边兴奋地看向他一边努力继续听讲。而他会回之以微笑,充满魅力的,而不是窘迫的那种。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出去玩,像电视上演的那样:牵着手,一起痛揍坏人。这简直是完美。


 


不过首先,传纸条。


John揉了另一个纸团扔向Lionel,他被打到脑壳的纸团吓了一跳,皱着眉回过身隔着桌子看向John。


“这是干嘛?”Lionel低声道,伸手拿起自己的纸张准备报复。


John抬起胳膊拿着写有Joss名字的纸条挥了挥,满怀深意地指了指她后递给了Lionel。他写字可能有些潦草,但是班上没几个名字里只有四个字母的人。


Lionel犹疑地斜眼看着纸条,就像担心它会在手上爆炸或者藏着什么危险的秘密一样。他像是要打开纸条一样伸出手指,很快被另一个纸团砸了。


第一步完成。要是其他人也这么容易说服就好了。


那一排接下来的是Root,她正在指间来回玩弄自己的一缕头发,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百无聊赖。她的笔记本放在桌上没有打开,一根黑色的圆珠笔整整齐齐地放在边上。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Root不是在看着哪发呆就是给Sameen传她基本不会看的纸条。


Lionel终于开始行动了。“Hey,巧克力泡芙。”他尝试轻声叫她,但其实声音一点也不小。


Root无视了他。


“Root,喂,Root。”


教室前面的Mr.Finch暂停了他的朗读,礼貌地暗示Lionel闭嘴,全教室的注意力现在都聚集在John的传信人身上,他尴尬得几乎哀号出来。不过Root好歹勉强转过了身。


“干嘛?”她比了个口型问道。


在纸条被扔到她桌上后,她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它,并且立刻回身瞪视Lionel,就像他刚刚在封闭的房间里放了个屁一样。


“不是我。”他含糊地辩驳。


她的目光落在了John的身上,看上去不能被恶心得更厉害了。如果不是他对她现在脑子里的想法有着同样程度的恐惧,他大概会觉得被冒犯了。


“不是你。”他做口型道,指了指Joss。


Root看向她,又低头看了看纸条。有那么一瞬间,John以为他逃过了此劫,说服了Root。也许Root没那么坏;也许她就像Grinch一样,他感情的力量会让她的心变大之类的。


但很快她的脸上就展开了一个出现在他噩梦里的几乎裂开的笑容,John不禁觉得现在大概就是他从窗户里逃出去的正确时间。


Lionel转身冲他耸耸肩,并没有在意John的末日已经来临,继续在笔记本上涂鸦熊猫。小学生间几乎不存在忠诚。


John对着Root摇摇头,无声地恳求,也许他的恐惧实在太强烈了,Root立马拿起笔开始戳Sameen的肩膀。有那么好一会儿,Sameen只是拉开距离,继续专注地看着她不知道哪儿弄来的人体生理课本。


在Root坚持不懈地戳刺下,她猛地合上课本,对折腾她的人怒目而视。Root把纸条扔了过去,John能看到她咬着笔盖,开心地目视Sameen拿起纸条。


这是最后一关了,他离Joss的座位只差那么一点点儿,而Joss完全不知道他的挣扎,他的旅途。Sameen一定会传过去,他好容易走到这一步,她必须得传过去。


他看着Sameen面无表情地扫过纸条,心跳越来越快。她抬起头,却不是看向他。在看到她依然不动声色地瞪着Root时,John心中涌起了一个刚才发生了巨大误会的糟糕感觉。


“坦诚点。”Root的低语确认了他的担心。


 


这恶魔偷了他的情书。


 


他的椅子在被挤开时发出了巨大的摩擦声,他站起来时正好看到Sameen对着他的骄傲和快乐举起她那粗粗的红色马克笔, 用一个大大的叉彻底毁灭了他的希望。


“John。”


Mr. Finch站在他桌前,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既不满又有点担心。在他身后,Joss和班上其他同学一起看向他,就像他突然在课上抽风了一样。他仿佛重新回到七岁,只是这次他的裤子是干的。


“下课后请到我的办公室来。”



评论

热度(80)

  1. FAQ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2. Faith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3. Carsic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