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sic

Photograph

哇这个超甜!合照梗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徹頭徹尾的OOC / 純粹想灑糖


※ 不是警告:大家都活得很好


One shot。短篇。


背景大概建立在On My Mind的11章後到12章前,但不算番外。獨立。




BGM:Emotion - Carly Rae Jepsen


(不過這次跟BGM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Photograph










 


 


 


        Shaw向來對照相沒興趣。


 


        倒不是她覺得自己不上相,正好相反,她覺得自己看起來非常好,但基於她幹的工作以及目前身份,若非必要並不想增加多餘風險,再說電子產品總有報廢的一天,她更不願意照片有被居心叵測的傢伙拿去幹嘛的可能性。


 


        ……好吧,總歸一句她就是不喜歡拍照。


 


        而Root顯然相同,認識這麼久,除了各式證件照外也沒看過她拍照片。


 


        不過、然而、但是──


 


        Root今天卻一直纏著她說要拍照。


 


        「我覺得我們真的得拍幾張照,到時候告別式才有東西可以放啊。」Root一邊捲著自己的棕色長髮一邊握著手機步步逼近,那雙眼裡的異樣光芒讓她本能地直想後退。「不然……也算是一種生活紀念?」


 


        我們?Shaw挑起眉決定直接跳過那個詞彙。


 


        「告別式?別忘記我現在的身分就是個死人,再說妳根本不用怕吧,箱子裡有一堆妳的證件照。」


 


        「但妳沒辦過嘛,好吧,退一萬步來說先拍點照以後才能黏在墓碑上啊。」Root聳聳肩,還是抓著手機沒放彷彿準備伺機而動。「那些證件照嚴格來說都不是我,上面沒一個是標我名字的。」


 


        「妳最好退十萬步直接打消念頭,而且妳竟然想要墓碑?」


 


        「我不能有嗎?」


 


        「我還以為妳要把自己埋在蘋果樹下,完全沒想過妳會想要那玩意。」


 


        或許是答案太過出乎意料,Root神情相當微妙地沉默片刻,然後少見地翻了個白眼拋下她逕自走到地鐵站裡最遠的角落窩在裡頭,還拿出手機在上頭敲敲打打。而Shaw默默地看著朝Root奔去後還在她身邊待下磨蹭的Bear,感嘆這年頭每個人都太不友善。


 


        算了,下次就不把肉分牠吃。


 


        哼。


 


 




///




 




        第二天。


 


        當Root裝沒事地隨著時間逐漸靠近正在清理槍枝的Shaw,後者頗有一種把槍直接扔到那張漂亮臉上的衝動。


 


        看要是鼻樑斷了能不能清醒一點。


 


        「Sameen──」


 


        「免談。」


 


        「妳就這麼不喜歡拍照嗎?」Root一下蹲在她的面前猛眨眼,表情堪稱楚楚可憐,而她這會兒是真心無言了,也真心想把槍管砸到Root臉上。「如果是擔心資料外流的話,妳得相信我的技術。」


 


        「我相信妳的技術,但妳到底想幹嘛?」


 


        「墓碑、告別式、生活紀錄……」Root一臉認真地掰著手指算數。「反正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吧?」


 


        Shaw覺得自己想把那些手指直接折斷。


 


        「我不需要,謝了。」


 


        今天Bear也依舊奔向窩在角落對著手機敲敲打打的Root。


 


        有話直說很困難嗎,Shaw想。


 






///




 


 


        第十二天。


 


        紐約像是爆發了什麼控制人心的惡毒病菌一樣,連著兩天The Machine都吐出了三個以上的號碼,他們不得不把一人當兩人用,緊湊忙碌的調查讓他們幾乎沒有碰頭機會,有也只是在地鐵站打個照面又匆匆離開。


 


        所以Shaw差點就忘了Root的反常。


 


        「妳……喂,我是不是該幫妳做個開腦手術檢查一下有沒有障礙?還是要去請教會牧師幫妳驅魔?」當Root這回乾脆拿著Reese調查用的相機在她前頭晃來晃去時,她真的覺得事態不妙。


 


        「我等等就要走了,這不是針對妳的,放心。」Root說完就將相機收進提包裡風一般地離開了。


 


        剛整裝完畢的Shaw看到跑過來的Bear便蹲了下去。


 


        「嘿,你說那個女人又想幹嘛?」她捏著牠鬆鬆軟軟的雙頰嘆了口氣。「她要轉職當人像攝影師了?但我可不想當她的模特兒。」


 


        Bear無辜地望著她低低嗚鳴兩聲,她則幾乎在同時感受到口袋裡的震動,並發現手機上頭躺著一條未知號碼傳來的訊息。


 


        「……啥?Instagram?」


 


        The Machine肯定是當機了,她想。


 






///




 


 


        第二十天。


 


        肆虐紐約的「控制人心惡毒病菌」暫時獲得控制,至少目前如此,The Machine又回到一或兩天吐出一個號碼的狀態,他們也得以鬆一口氣。但Shaw過了好幾天也沒看到Root,連影子都沒有。


 


        直到睡前她才突然想起上周The Machine傳來的那條莫名訊息。


 


        大概回憶了下時間點,她隱約覺得與那條訊息相關聯的人是Root,畢竟前幾天讓她忙得要死的號碼們沒一個跟Instagram有任何關係,而她們當時進行對話的地點是地鐵站。The Machine……似乎總是挺關心Root的。


 


        可為什麼Root會跟一個照片社群應用程式有關係?


 


        ……等等,照片?


 


        Shaw在內心掙扎許久,終究還是撐著眼皮下載了Instagram,雖然覺得自己這樣做頗為白癡──她幹嘛要去找一個存在與否都成謎的帳號──就算Root在上頭真的有帳號,她又怎麼會知道Root用的是什麼名字?就像她也沒有她的Facebook,至於原因?他們根本不用那玩意。


 


        連著輸入幾個Root以前的假名搜尋都宣告失敗,與其同名同姓的人倒是多得看到眼花,天馬行空地輸入Hacker之類的單字則完全無用,她想著那女人應該不至於使用真名建立帳號,抱著嘗試心態找了會兒也真的沒有,那麼就只剩下……


 


        但輸入這個單字後跑出來的照片讓她頓感頭痛欲裂。


 


        出現一堆蔬菜與樹木的根部是怎麼回事?這些人吃飽沒事幹就拍草本、木本植物的根部上傳嗎?而且還拍得非常藝術?啥?這世界怎麼了?


 


        她瞬間覺得自己真是蠢斃了。


 


        正當她把手機扔到一邊準備睡覺時,它震動了兩下。


 


        「蘋果?……去你的蘋果。」


 






///


 


 




        第二十一天。


 


        Shaw無聊地滑著昨天沒看完的搜尋結果。


 


        終於被她看到一張塗上漆黑指甲油的手拿著鮮紅蘋果的照片。


 


        背景似乎是一個公園,她挑起眉將照片放大,開始研究那隻手和前方背景。儘管世上的公園都長得差不多,但她下意識覺得那裡該是中央公園,至於手……是挺像她正在找的那個人。


 


        於是她點進那個帳號,發現帳號持有者的個人資料是零,放上的照片不多,但追蹤者竟然有幾百個,這倒出乎意料。


 


        照片內容全是簡單物品或者街景,每張照片下頭也幾乎不含文字,來自追蹤者的留言不少,可那傢伙似乎從未回覆。


 


        第一張照片是陰沉晦暗的雨天。而它的上傳日期讓她瞇起眼盯了好陣子。


 


        她很確定時間點是自己被Samaritan帶走後大約兩個星期。


 


        因著被勾起的回憶而不自覺抿起唇,她繼續看著熟悉的安全帽、皮衣、重型機車和各式天氣景色一一滑過眼前,照片裡頭基本沒有個人色彩,卻無一例外地都散發著某種強烈情緒……她皺起眉,不太清楚為何只是看著這些照片心底就無端產生有什麼被扭擰著的感覺。


 


        直到她看見一張照片,裡頭的背影是一對情侶在夕陽下正牽著手,心底那種感受又更深重了些。


 


        而最近的照片則是一份擺盤講究的豐盛午餐,構圖中收進了拍攝者對面空著的椅子,下頭難得出現了說明文字:「我的醫生說我該多攝取蛋白質,但自己一個人好像吃不完」。


 


        她彷彿能看見Root獨自坐在餐桌前嘆息的模樣。


 


        「……真是夠了。」


 


        然後覺得這個帳號實在糟糕透頂。


 






///




 


 


        第二十五天。


 


        Shaw一到地鐵站便發現裡頭相當安靜,整個地鐵站裡只有坐在電腦前方的Root,連Bear都不見蹤影。


 


        「他們帶著Bear去做檢查了,牠最近似乎心情不太好。」聽見腳步聲的Root頭也沒回地說道,Shaw只是應了聲便走到她身旁一把拿起手機。


 


        當Shaw一按下電源鍵就覺得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打開只能砸爛Root的手機:與一般手機的解鎖介面截然不同,眼前出現的程式語言畫面顯然複雜得足夠殺人,她將螢幕面對Root,不意外地接收到疑惑眼神。


 


        「打開,我看不懂這些外星語。」


 


        「怎麼突然對我的手機有興趣了?」


 


        「打開就對了。」


 


        「有什麼非得用我的手機才能做的事情嗎,親愛的?」Shaw的堅持讓Root微皺起眉,偏頭等待著足以讓她打開秘密盒子的好理由。


 


        「有,我手機壞了。」另一手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Shaw冷著張臉放開手讓它自由落體接著一腳將螢幕踩裂。「就在剛剛。」


 


        頓感錯愕的Root睜大雙眼看了她好半晌,才終於把自己的手機鎖給解開。


 


        Shaw拿著手機按了幾下,突然就牽起Root的手。


 


        「S-Shaw?」


 


        喀擦。


 


        事態轉變過於迅速簡直猝不及防。腦袋因無法理解而停止運轉的Root感覺自己今天大概無法脫離錯愕狀態了,只能愣愣地看異常嚴肅認真的Shaw對手機螢幕端詳了老半天,再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被放開,接著發現自己被拉離椅子又被摟住了肩。


 


        喀擦。


 


        還沒能反應過來的Root茫然地盯著手機螢幕上的定格影像:上頭的她表情呆得不可思議,Shaw依然一臉冷淡。


 


        ?


 


        呃?


 


        ……難道她們剛剛完成了一張自拍照?


 


        「等、等等!Sameen,剛剛那張不算!」腦袋突然恢復運轉的Root一個尖叫嚇得Shaw差點鬆手把手機摔在地上,接著她就感覺自己肩頭被緊緊按住。「重新拍一張,一張就好──」


 


        「……妳要求很多。」


 


        「拜託──」


 




 


///






 


        「以後想做什麼就直說,不要找那些爛透了的理由。」


 


        「我──」


 


        「妳只能上傳這張,只有這張可以。」Shaw相當嚴肅地將相簿滑到剛剛拍的第一張照低聲說道,接著將手機關起交還給乖乖點頭的Root。「還有,那間餐廳的菜看起來還不錯,下次帶我去。」


 


        猛然意識到了什麼,Root的表情瞬間震驚得像是被雷打到:「妳怎麼知道?」


 


        「去問妳的機器。」看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駭客露出那種神情,Shaw甚感愉快地走向堆放槍械的地方。


 


        她當然知道Root就只是想和她拍張照而已。


 






///


 




 


        第二十七天。


 


        她拿著新手機又下載了那個應用程式,並再次找到那個帳號。


 


        而這次最新的照片,不僅內容,甚至構圖及風格都與以往大相逕庭,是雙被檯燈暖黃燈光渲染的、相互牽著的手。


 


        她看見底下第一次有了標籤,忍不住搖搖頭笑了出來。


 


        #Sweetie。


 


 


 


 




【END】


 - - - - -




#Selfie - The Chainsmokers


 這是一首個人覺得很失智很吵卻又很有趣的歌,大致就是電音中夾著一個女生在夜店化妝間裡的碎碎念,每段的結尾都是"Let me take a selfie."


又想到之前看過一些AA跟SS的戲外合照,突然覺得讓她們自拍一下好像也挺有趣的XDDDDDDDD


用Instagram的理由是其它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類似app了 冏






後來剛好找到這張,感覺挺符合的


Shaw的表情像在說只要有把臉塞進框框裡就好別要求太多wwwwww







想像一下根總拿著手機對合照偷笑的畫面就覺得好可愛啊


讓我們勇敢地迎接504吧


但我先去廁所哭一會兒^___<





评论

热度(219)

  1. Carsic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哇这个超甜!合照梗
  2. Elsa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